x

这个域名即将停用,为了广大虎友能够继续正常访问,建议保存最新域名,点击保存,跳转最新域名。

马上保存
少男女赤身裸睡
时间:2020-02-23

狄骏来到瑶琳面前,近看之下,才发现她不但容颜绝艳,一身雪肤却是异常细致粉嫩!瑶琳见他站在身前,心头更是猛地一跳,她不是害怕他会伤害她,而是害怕他的接近。

这个男人,确实迷得她遐思颇生,意志销融,一颗心不禁怦然急跳,脉动加速,一双粉脸,却像有自己的意志似的,倏地红将起来!

狄骏充满欲望的眼睛,仍是牢牢盯着她,不曾离开过半点,忽地伸出他的大手,触摸一下她那完美无瑕的脸蛋。

这个突然而来的轻挑举动,吓得瑶琳忙把头别开,心房更是狂跳不已。

「姓狄的,你想干什么,快给我住手!」沈一鸣瞧得两眼喷火,立即大声喝止,无奈自己却半点也动弹不得,无法过去揍他一拳。

狄骏并没有理会他,只是把瑶琳从头望至落脚,方徐徐转身道︰「我不妨告诉你,在你父亲找到我之前,你这个宝贝妹子恐怕已成为我的女人了,说到你自己将会命运如何,是生是死,便要看你这个妹妹打后的表现了!」

「你休想!」沈一鸣听得勃然火起,怒声骂道︰「你不用唬我,若你敢动我妹子一根头发,我和家父决不放过你,势必把你碎尸万段!」

瑶琳听见兄长的骂声,猛地拉回了心神,她看见沈一鸣躺在地上,浑身不能动弹,不禁泪水夺眶而出,急道:「求求你,你放了我哥哥好么?我求求你……」

狄骏冷然一笑,轻佻地扬起眉头,并不去回答她。

瑶琳真的急透了,现在她已知道追悔已晚,若不是自己一时执意出来游玩,岂会发生今日的事情,更不会让哥哥陷入这个环境里。

就在她思索之间,只觉人影一闪,狄骏已飞身上马,竟坐在她身后,瑶琳吓得「啊……」的一声大叫起来,接着感觉纤腰一紧,整个人已被他抱在怀中。

瑶琳惊得花容失色,高声大喊起来:「快放手……放开我!哥哥……救……救我……」

「他能救得妳吗,我也想看看,他怎样把我碎尸万段?」

「狄骏,你想把我妹妹怎样?快放开她……」他的话尚未曾说完,一枚石子从狄骏手中打出,只听「噗」一声,便封了沈一鸣的哑穴,令他作声不得。

瑶琳被他抱得浑身哆嗦,连连搥打他的大腿,可是这种雨点般的粉拳,对狄骏来说又怎会当作一回事。

「你这个强盗,不要碰我,快放开我……」瑶琳一面打,一面不住叫喊。

「妳真的不想我碰妳?」狄骏的手臂,突然围在她高耸的双峰下,且微微往上轻托,用力抱箍住她,一对玉乳,登时给他压托起来往上翘。

「我……」一股无形的颤栗,自她胸前窜动,令她难以发话,但她的手却没有停下来,仍不住打他,狄骏稍一出手,便用右手将她按住,把她的小手制在背后,瑶琳痛得娇呼一声,泪水自她双眸涌现而出。

「你弄痛我了!」瑶琳撒娇似的,低喊一声。

狄骏听得心头一软,见她楚楚可怜的娇嗔模样,不由心中一荡,这个少女真是令人又怜又爱,当真是铁铸的心,恐怕也会被她融化!

「只要妳再不动手动脚,我便放了妳。」狄骏在她耳畔说。

一阵炽热的男性气息,在她耳后吹来,瑶琳不禁又打了个颤抖。「好……!你说的可要算数?」

「我骗妳作甚,难道我制得妳一次,就不能再制妳第二次。」

「我不再打你,你放手好了!」瑶琳知道再打他也是枉然,但总比被他反手扭在背后好。

狄骏放了她的手,瑶琳回头瞪了他一眼,抚摸着仍是发痛的小手,一时再也不敢乱动,生怕他再对她有所动作。

狄骏向手下下令,把沈一鸣放在马背上驮走,大伙儿便立即准备起程。

瑶琳见他要捉自己兄妹两人,不由心惊起来,美目睁得又圆又大,怔怔地望着他,「你为什么要捉我们?」

狄骏望着她那娇憨的表情,一种难以形容的情绪,在他心底深处回荡着,似乎使他快要醉倒了,但他仍勉力一咬牙,强忍心中的异动,回复他那令人望而生畏的冷冽面孔。

「给我听着,妳该清楚自己是在什么位置,还是给我乖乖的坐着,若惹火了我,难保我把气消在妳哥哥身上。」他再紧紧地把她一抱,好让她的背部贴靠在他的胸膛。

狄骏亲昵的举动,顿使她感到忐忑不安!然而,又有一阵温暖的矛盾感觉,从体内骤然涌现。

「你……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,我知道了,莫非你是掳人勒索?」

「这个妳毋需要问,从现在开始,妳将是我的俘虏,而妳整个人,也将会是属于我,妳只要记住这句话便够了!」

「你说什么?我怎会是属于你?」瑶琳不明他这说话的含意,但望望他那俊逸的脸孔,感觉自己若果真的属于他,也是个不错的事耶!

「只要妳一日还在我手中,妳自当然是属于我。」

这是什么说话嘛!要不是你拦路截劫,我又怎会落在你的手中,简直不可理喻!

「要我做你的俘虏也可以,但你必须放了我哥哥,爹爹最疼爱我的了,他一定会付赎金给你,这点你大可以放心。」

瑶琳实在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任性,令哥哥也成为他俘虏,倘若哥哥因此而有所伤害,她是绝对不会原谅自己!

「放妳哥哥?现在仍不是时候,说到他打后怎样,那便要看妳了,只要妳乖乖的不惹怒我,或许他还有一线生机,要不然便很难说了。」狄骏沉着声线冷冷地说。

「不……不……你决不能伤害我哥哥,我乖乖的依你便是了!」瑶琳听得心头又惊又急。

「妳要牢牢记住,他的生死,全都操在妳的手上。」

瑶琳心中惴惴,一时无法回答什么,自己既已成为他的俘虏,可以说甚至摇摇头也没有资格了,还有什么好说!现在她担心的,便只有哥哥的安危,能保得住沈一鸣的安全,她会在所不惜。

狄骏为了保密,便着人把兄妹俩的眼睛蒙住,方行开始上路。

瑶琳只感到马匹开始往前走,可是走得相当慢。

狄骏依然坐在她身后,一手围住她的纤腰,一只手执缰策马,缓步而行。

阵阵令瑶琳昏醉的男性气息,不住自她身后传来,使她感到窘迫不安,又感有些心荡神摇。她自懂事以来,确实从不自觉到,自己竟是如此地脆弱。

在狄骏的拥抱下,她变得双颊发热,也晓得自己正在开始脸红。

瑶琳眼睛被蒙着,虽然处身在黑暗中,但她似乎并不感到十分害怕,倒反而有种难言的温馨感觉,在狄骏强烈的气息下,满脑子里盛着的,都是他那刚阳的影子,与及他方才望向自己的眼神。

瑶琳仍然清楚地记得,他望自己的方式,是带着充满一种直率的欲望,使她不能不去想他,也不能轻易地忘记。

回想到狄骏的目光,他不但看她的长相脸孔,还肆无忌惮地,把她从头望到脚,甚至特意地停留在她的嘴、耸挺的胸部、浑圆的丰臀,且不停地流连了许久。

而瑶琳对他这种放肆的眼神,却感觉到与王彪大有不同,竟没有令她产生厌恶的感觉,还使她的心跳跳得飞快,每当迎视他的目光越久,便越是令她无法呼吸,直到现在,她仍想不通是何道理,自己会有这种前所没有的感觉?

□□□

经过半日的驰骋,马儿不曾歇息过。

瑶琳开始全身发酸,虽然眼前是一片漆黑,什么也看不见,但她还是可以感觉到,他们所走的路是条崎岖不平的山道,才让她吃了不少苦头。

她的臀部,刚好磨蹭着他双腿之间,并感到他胯间的坚硬。瑶琳动了一动,显然是要找个舒服的位置,就是这样,腿间的折磨,便把狄骏弄得龇牙咧咀,欲火横生。

狄骏也察觉到她的苦处,便把她的腿抬到自己的腿上,好让她坐得舒服些,但是这种坐姿,无疑是令两人更加亲蜜。

她的味道,是如此的美好,感觉起来,又是如此的柔软,狄骏围在她身前的手,不由紧了一紧,藉此减轻体内的悸动不安。

行了不久,瑶琳眼前的黑布,突然被狄骏解了开来,大概他认为已到达无须再蒙她眼睛的地步。

瑶琳回复视线的自由,她拭拭眼睛,左右一望,岂知四下里竟黑黝黝一片,只有一丝丝的月色,自叶缝中投射在地面上,原来他们正走在一个树林里。

当瑶琳回过头之际,正好迎上狄骏的目光,发觉他乌亮的双眸中,有几抹光芒在跳跃着,全是一股充满欲念的光芒,骤令瑶琳感到恇怯,为了拉回这杂乱的思绪,忙忙把眼睛移开。

「这是什么地方?」瑶琳四处张望。

「妳无需要知道,只要知道这里离颍阳很远便是了。」

「你要带我到哪里去?」

「自然是到我的地方,要不是这样,妳又如何能够成为我的押寨夫人。」一路之上,在瑶琳迷人的气息下,狄骏对她已再不能自持了,心里已下了决定,今后便要拥有她,包括她的人和她的心。

更可况她是沈啸天的宝贝女儿,就是摧残了她,狄骏也不会感到后悔。

「什么……?押寨夫人?」这个名词,不住在她脑海中晃荡,今回真的是被哥哥说中了!

「做我的押寨夫人,听清楚了没有?」

「不要……我不做什么押寨夫人,我要回家!」瑶琳下意识的叫着。

「看来不可能。」狄骏一脸严肃的望着她,「这是妳的宿命,认命吧!」

瑶琳不解地回转头,怔怔地望着他道︰「什么宿命……?我不懂,也不相信这个!」

狄骏摇摇头,嘴角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,笑得极度迷人,像在爱抚她似的,充满着诱惑和挑逗。

□□□

夜风飒飒,月影横斜。

瑶琳望着眼前这男人,心下不禁问着自己,自己是否晕头转向了,否则她怎有可能被这个强盗、野蛮人所吸引?

在瑶琳眼中,此刻的狄骏,几乎说得上是十全十美,充满着原始刚猛的英伟,且夹着一股浪子型的味道。

这一点对瑶琳来说,实在是个不幸,也令她感到担心。

皆因瑶琳向来对异性的偏好,理想的伴侣,便是这种肆无忌惮,充满个性的浪子型人物。

她不敢再望他,连忙把目光移开。

狄骏双手把她一抱,在她耳边道:「做我的女人,妳会乐意的,我有这个信心。」

「你说错了,我不会令你如愿。」狄骏的说话,挑起她的执拗性子。

「我们走着看吧,况且妳的人都在我手中,妳可以不依从我么?」

「你……你想要威胁我?」瑶琳瞪着他。

「妳喜欢怎样说都可以。」

瑶琳本想再说什么,但望着他那诱人的笑容,使她不晓得该如何反应。

直到这一刻,瑶琳方发觉,周遭竟然一个人也没有,只剩下自己和狄骏两个人。怎会这样……?哥哥和那些人呢?

这一发现,确是非同小可,她惊恐地睁大双眸,四面寻找,哪里有其它的人在,她禁不住惶惶问道︰「我的哥哥呢?他……他在哪里?」

「妳放心罢,他们只是抄小路回去,跑在我们的前头。」

「为何我们不与他们一起走?」

「这个我也没法子,我不能令我这个未来夫人因赶路而累坏身子。」

甜甜的一句话,使瑶琳感到十分受用,不禁深深的望他一眼。

「但我想和哥哥一起,我们快追他去吧!」

「我说得已清楚了,妳要和我在一起,不是和妳哥哥,我去哪里,妳便要跟我去哪里,这里没有妳选择余地。」狄骏看起来有点懊恼。

「你是刻意分开我两人,你用心不良……」

「或许是吧,那又如何。」

「你……」他的语气令瑶琳很不满,但又奈何得了他么!

二人陷入沉默,彼此互瞪了一会,凭着狄骏的眼神,瑶琳了解多说甚么也是无用,只得换个话题。「我们还要走多少路?」

「尚有半天路程。」

「现在已是深夜,岂不是要明早才能抵达?」她只是想快点离开这里,离开这个黑漆漆的树林。

「正确点来说,应该是下午,莫非妳今晚不需要休息,想继续走路?」

「休息……?」瑶琳疑惑地望望四周,「这附近会有客店么?」

「没有。」狄骏耸耸肩膀,轻松地回答。「相信离这里最近的客店,也要走上两个多时辰。」

「依你这样说,我们在哪里休息?」瑶琳开始感到不安。

「就在这里。」狄骏说得轻描淡写。

「在这里……?」不是说笑吧!瑶琳瞪大眼睛,委实无法想象下去。这里只有石头树木,还有蛇呢,怎可以……?

「妳认为还有其它办法么?」狄骏的声音中带着笑意,「妳若想继续夤夜赶路,那只得下马徒步了,看看妳这匹马,牠快也熬不住了。」

「这个……」不停的走了大半天路,就算是血汗宝马也难再支撑得住,瑶琳无言以对,要她在这黑沉沉的树林走路,说什么她也不敢。

「该下马了,休息一夜,明天好赶路。」说话甫落,狄骏已跃身下马,回手一围她的纤腰,便把她自马上抱了下来。

瑶琳才刚站稳,怯怯的望向四下阴森恐布的环境,身子也不由自主往狄骏靠去,双手攀扯着他肩上的衣服,眼望之处,尽是参天大树,周遭古藤倒垂,夹着点点流萤,虫声唧唧,不禁使她心底发寒。

狄骏见她发怵的样子,软怯娇柔,神情可爱到极点,忍不住手上一紧,把她轻轻拥入怀中。

「害怕么?」

「嗯!」瑶琳紧紧依偎住他,不敢离他半步。

「四周黑魆魆的,很是骇人啊!」

狄骏把缰绳拴在一棵大树上,低头向她道︰「跟我来,我带妳去一处地方。」

「去哪里?」瑶琳眨着明亮的眼睛,一脸疑惑的望住他。

「妳跟我来便是了,妳若愿意一个人留在这里,我倒也没有问题。」

瑶琳听了大吃一惊,她哪肯独自待在这里,连忙双手扯住他,生怕他真的丢下自己而去。

「不!我不要留下,跟你去好了!」

狄骏牵着瑶琳,径往林子深处走去,左一弯,右一转,在黑暗中穿来插去。

不多久,二人便来到一座山崖下。

「我们要到崖顶上去。」狄骏拥住她道。

「不!这么高我爬不上去!」瑶琳望望崖顶,不住摇头。

狄骏朝她微微一笑,「妳捉紧我,保证不会让妳堕下去。」

狄骏一把便拦腰抱着她。

瑶琳仍来不及反应,已感到自己双脚离地,狄骏已抱着她往上腾升,吓得她忍不住想惊叫出声,只得用力环住他的脖子,一具玲珑有致的身体,牢牢的紧贴着他,她闭上眼睛,把脸埋在他肩膀里。

随着狄骏攀爬的动作,瑶琳的纤美身躯,不停地在他胸口磨蹭,胸前乳峰带来的压力,使她感到有种不曾尝过的滋味,既舒服又充满着一种难言的快感。

首次的异性亲蜜触感,令瑶琳又羞又窘,她紧紧的闭上眼睛,不敢去望他一眼,希望能藉此减轻心中的悸动。

岂知,反而令她全部的心神,都集中在那折磨人的畅快里,教她浑身都火烫了起来。

但见狄骏三跃两踪,施展「攀云梯」的上乘轻功,彷如飞鸟灵猴般,直朝崖上飞去,瞬眼之间,二人便上到崖顶。

当一切上升的动作全然静止下来,而瑶琳仍然陶醉在那快感的触觉中,一双嫩白的柔荑,还是紧紧地箍着他颈项。

「妳怎么了?」狄骏剑眉凝聚,望着怀里的瑶琳,见她那呆呆闭目的模样,竟然反应全无,生怕她不知是否惊恐过度,连忙轻轻推了她一把。

瑶琳被他一推,猛然醒转过来,一双娇俏的粉脸,早便红如柿子。

当她睁开眼睛,映入眼帘的景物,不由吓了她一跳。

──太美丽了!

□□□

这是什么地方?是到了天宫仙宛了吗?

在溶溶月色下,放在她眼前的竟是一幅夜湖美景,湖的尽处,还有一道小小的瀑布,沙沙声的银瀑直泻而下,犹如珠帘倒挂,而天上一弯新月,方好映在湖的正中央。

瑶琳怔怔地看着眼前这美景,顿感胸怀一广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树木夹着水气的味道,直扑而来,令人为之舒畅!

夜空之上,繁星点点,月明如昼,把景物衬托得益发旖旎醉人。

「好美啊!」她不禁赞叹一声。

瑶琳看看身旁的狄骏,见他双手抱胸,嘴角含笑,正自盯着她,月色之下,益发显得他英姿飒爽,气宇轩昂,教瑶琳心里又是产生一阵骚动。

「随我来。」狄骏用下颚示意。

原来在距离湖边不远处,却有个小小的山洞,此洞并不大,洞口只有一个人高,深约六尺,足可使人容身。

只见狄骏脱去身上的外衣,铺在山洞里,往里一指。「妳先休息吧。」

瑶琳着实有点踌躇,难道今晚他也睡在洞里?他该知道男女授受不亲这道理吧?

她想到这里,脑子却幻起一幅诱人的旖旎景像,不由脸上一红,望着山洞竟迟疑起来。

「为甚么不进去?」狄骏皱起眉头望住她。

瑶琳见他脸带愠色,心里确实有点害怕,只得跮跮踱踱的钻了进去,她不敢睡下来,只是双手抱膝,静静坐在山洞里,一对眼睛,不曾离开过洞外的狄骏,心里就是害怕他会走进来。

她见狄骏在洞口外面迭起数块石头,晃眼间便架起了一个小炉,石上满满堆放着树枝,晃亮了火折子,把树枝燃点着,霎时间星火灼烁,不久便火焰熊熊,阵阵暖流,自洞口传了进来,虽是如此,但深夜的寒风,仍是教人砭骨难眠!

狄骏点上了火,便朝小湖方向走去。

瑶琳见着,心里大感奇怪,不明白狄骏在做什么,只好睁着一对乌亮的眸子,一心想看个真切。

只见狄骏站在湖边,背身向着她,开始缓缓褪下身上的衣服,这一个举动,更令瑶琳诧异不已。

不会吧?莫非他的脑里少了一条筋,这么寒冷的天气,难道他想要到湖里游泳不成,他不怕冻坏吗?

眼前的事情,确叫她匪夷所思。

不久,狄骏已将身上的衣服全然褪去,横硕壮健的身体,在月色下清晰可见,他虽是背向住她,但心中的骚动,总是令瑶琳无法平息,唯一把目光移往他处,好让自己的心神能安定下来。

瑶琳待得心湖渐趋稳定,思绪也慢慢集中下来,脑海里蓦地浮现出兄长的影子,使她感到极度不安,更不知道影子帮这伙人将会如何对待他!

瑶琳心下决定,待狄骏回来,必须要问个清楚明白不可。

当她的目光,再度投向狄骏时,已发觉他已身在湖中,只把头部浮出水面来,原来他抵寒的功力,比之他的武功还要高,这点不能不令她佩服!

瑶琳用诧异的眼神,目不交睫地望着他,直到他从湖里慢慢走上来。

狄骏一步一步的离开水面,她屏住呼吸,望向他呈现出来的上半身,光凭他的肩膀,那上臂纠结的肌肉,已显出了他浑身的力量,而那宽阔壮硕的胸膛,更加强了他的男性魅力。

就在狄骏的下身缓缓浮出水面时,瑶琳才想起他是一丝不挂,而他下腹的雄伟宝贝,正自一摇一晃的垂摆着。

瑶琳一见之下,登时看得双眼发呆,她活到十七岁,再蠢也知道他胯下的是什么东西。虽是浅浅的一瞥,距离又远又暗,自然无法把它看得清楚,但这已令她产生了莫大的震憾,同时也令她羞涩得浑身发烫。

她虽然是天真烂漫,淘气娇憨,行事往往出世离群,但毕竟是个女儿家,此情此景,实在叫她难于应付。

当狄骏朝她走来时,登时吓得她花容失色,赶忙把螓首深深埋在双膝里,再也不敢抬起头来。

瑶琳凭他的步声中,察觉他经已慢慢走近,心头不由跳得更快更促,随即听到狄骏的声音,「咦!原来妳还没有睡,敢情是等我回来陪妳了?」

「你讨厌!谁要你来陪……」她才说得一半,便羞得无法说下去。

「既然妳没有睡,我刚才的一切,瞧来妳也该看得一清二楚吧,对『它』还满意么?」他话中带笑,盈满着轻挑的味道。

瑶琳虽是不解「对它满意」这字眼的含意,但他那刻意挑逗的无耻说话,令她再难按捺得住,盛怒之下竟然气昏了头,一时忘记他是精光赤体,猛地抬头开口怒骂:「我才没有看……啊……」她险些昏了过去。

一根庞然大物,竟大刺刺的呈现在她眼前,瑶琳吓得一时反应不过来,傻呼呼张着小嘴,怔怔的望住那根宝贝。

只见「它」柄垂头摆,足有一掌之长,头大如蛋,甚是吓人。

瑶琳半晌才惊觉起来,连忙用双手掩着眼睛,心房跳个不停。

「现在该看清楚了吧,感觉如何?」他邪笑着说。

「你……你快给我穿回裤子啊!」

那丑物使她的血液开始翻腾,即使在瑶琳最狂野的遐想中,也不曾想象过,只是望那宝贝一眼,就能带给她如此强烈的影响。

另一个令她惊悸的是,女人的那个怎有可能承受容纳得了「它」,就是自己一个小小的指头,也感艰难苦涩,更何况是「它」!

「我穿不穿衣服,相信妳也管不着。」

「你使坏……你是存心的!」这确是她的直觉。

「随便妳怎么说,反正妳就快是我的人。」狄骏一面说,一面注目着她惊慌的反应,瑶琳的身子愈是颤抖,他似乎愈感满意,连嘴角也露出诡谲的笑意。

「谁是你的人?还不快点穿回你的衣服。」

狄骏浑身精光的站立,令她僵硬得像木头人,半点也不敢挪动,更不消说抬起头来,这确实是个残酷的体罚!

「很对不起,狄某向来就是习惯裸身睡觉。」

「你说谎!哪里有人会这样睡觉的?」她绝不相信这等鬼话。

「妳错了,每一日里也不知有多少男女赤身裸睡,甚至一丝不挂地互相抱拥,做着他们爱做的事,这样的人每天何只千万。」

瑶琳想想,便即明白他所说的是那回事,叫她无言以对,就是连不曾经过此道的她,在怀春的梦蝶中,也曾梦过这等情景。

但她再一深思,又令她惊惧起来!

难道他话中之意,是想和我那个?

他休想,我偏就不要他如意!

上一篇:暗杀小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