x

这个域名即将停用,为了广大虎友能够继续正常访问,建议保存最新域名,点击保存,跳转最新域名。

马上保存
突破禁忌的母子
时间:2020-07-01

1月26号,星期天,我跟妈妈出去玩了一整天,玩得极开心。看得出来,妈妈已经开始对我比较放松了。我抓她的手搓揉抚弄的时候,她也不再坚持挣脱了。

我负责开车,妈妈负责看地图指路。我开车喜欢凭直觉,很感性。妈妈是学电脑的,擅长逻辑,善于规划。我喜欢搂抱妈妈,亲吻妈妈的全身,嗅妈妈的味道。妈妈则总是思前想后,用密不透风的逻辑来告诉我,我对她的爱是徒劳的,无益的。

我们家只有我跟妈妈。妈妈跟爸爸离婚之后,一直没有再婚。半年前,我鼓足勇气问她为什么,妈妈说,她宁肯今后独身终生,也不愿意再进入一场缺乏爱情的婚姻。我趁机对妈妈表白说,“我同意妈妈的意见。我爱妈妈,我愿意做妈妈的爱人。”

妈妈听到我的话,明显地受到极大的震动。但她立刻镇定下来,告诉我说,她不想责备我,但是,我和她是母子,不应当是爱人,我今后肯定会找到自己真正的爱人。我当场跟妈妈说,她就我是真正的爱人。

这确实一直是我真实的感觉。

在乡间蜿蜒的单行道上,我们开车开了两个多小时。天时阴时晴,道路两旁的树林,牧场,玉米地不断闪过。我们在一起总是很兴奋,愉快。无论是说话还是沉默,我和妈妈总是在不停地交流。

树叶依然是一片绿,但绿色之中已经露出些微黄色。小群的牛、马在低头吃草。不断可以看到,草场上有一捆捆的捆成大卷的干草。有的草卷上还包上了白色的塑料布。玉米已经一人多高,都秀穗了。开阔的田野令人心旷神怡。

我和妈妈在平时的谈话中尽力回避我们的母子关系问题,但我和妈妈都知道,我们在一起的一举一动,一言一行,都使我们的关系越来越紧密。突破母子关系在我们来说,不是是否的问题,而是何时的问题。我们顺路看了一个葡萄园和酿酒厂,在路边的一家麦当劳吃了午饭,然后,我们去我们这里一所最著名的州立大学观光。

新的学期即将开始。校园里到处都可以看到一群群十八九岁的新生在OUR校园。还有单个单个的男女学生,提着塑胶袋,里面装满了沉重的书。显然是为新学期购买的教科书。妈妈说,她喜欢到大学校园转悠,喜欢看青春勃发的看年轻人。我则不断指着前后左右的漂亮丰满的女孩让妈妈看。我从不对妈妈隐瞒我对女子,对丰满女子的喜爱。

现在已经该算是进入秋季了。早上出来的时候,天气非常凉爽。但到了下午,天又热起来,而且相当潮湿。大学校园里的女孩,一个个身穿各种短衣,充份显示出张力十足的曲线,好看极了。

听我不断夸赞过路的女孩,妈妈说,“是呀,你再过两年就要上大学了。这么多漂亮女孩,你可以尽情地喜欢。”

我说,“妈妈不要把握我得太花,太能。妈妈知道,我只喜欢妈妈。”

妈妈说,“跟她们相比,妈妈已经老了。难道不是吗?”

我停下脚步,握着妈妈的双手,直视着妈妈的双眼,对妈妈说,“妈妈不能说老,只能说更成熟了。成熟有成熟的迷人韵味。”

妈妈从我手中挣脱开,笑着对我说,“呸,你年纪不大,倒挺会奉承人。妈妈不需要你的奉承。”

但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,我的话打动了妈妈。她接下来就没再怎么说话了,一个劲儿出神。我假装没有注意到妈妈的心绪,依然是看到一个漂亮丰满的女孩,就拉妈妈的手,让她看。

我说,“这么丰满的女孩,能抱在怀里该多舒服。”妈妈对我的话,只是报以若有若无的微笑,她的手依然停留在我的掌握中。妈妈虽然今年37岁了,但一双小手依然非常柔软,鲜嫩。一握住她的手,甚至只要看着她的小手,就能让我勃起。

黄昏的时候,我们开车返回。妈妈的指路,失去了来时的热情和严谨。我说,“妈妈大概有点太累了,不用指路了。我自己会找到路的,放心吧。”

妈妈顺水推舟,卸去了指路的责任,头倚在座椅上陷入沉思。

开了还不到一半的路,天就完全黑下来了。但回家的路格外顺利,只用了一个半小时。回到家里,妈妈准备了简单的晚饭,我则赶紧洗了澡。等我洗完了,妈妈已经把饭端上了桌子。

我们都心不在焉地吃了饭。我收拾饭桌,妈妈去浴室洗澡。

一边刷碗,一边听到妈妈洗澡的哗哗流水声,我再也按捺不住跟妈妈性交的欲望了。听到妈妈关上了水龙头,我推开浴室的门,拉开浴盆的玻璃门,对妈妈说,“妈妈,我来给你擦吧。”

妈妈羞涩地对我一笑,“去你的。”但我抢夺她手中的浴巾,她坚持了几下就放手了。我给妈妈擦了头发,前胸后背。妈妈的乳房一直是坚挺丰满的。另外,妈妈上身显得略胖,后背和小腹隆起的脂肪,使她看上去有一种混沌肥满的美,一点也不亚于线条分明的美。

妈妈的阴毛长得相当茂盛。黑黑的卷曲阴毛,密密地遮盖住了阴户。我要动手给妈妈擦下身的时候,妈妈从我手中夺下F浴巾。

我静静地看着妈妈擦完了后臀,阴户,大腿小腿。然后,我对妈妈说,“我想要妈妈。”

妈妈要穿内裤戴胸罩,我阻止了她。

“妈妈不要穿,”我说。我拉着妈妈的手,把妈妈领出了浴室,领进了我的卧室。妈妈梦游似地听凭我的牵引,站到我浴室中的大镜子面前。

我跟妈妈注视着镜子中的妈妈的裸体。妈妈看着镜子,看着我抚摸她的乳房,小腹,阴户。我和妈妈在镜中镜外彼此对<视。

我脱光了自己,开始缓缓地亲吻妈妈。妈妈张开了嘴,让我的舌头探入她的口腔。

我停歇的时候,妈妈也反过来亲吻了我。

我把妈妈领到我的床边,背对着床。我轻轻把妈妈推倒在床上。妈妈顺从地躺了下来,上身在床上,下身在床下。

我抓过床头的两个大枕头垫在妈妈的头下,再抓起妈妈耷拉在床外的双腿搭在我双肩上。我把红得发紫、涨得发亮的阴茎贴紧了妈妈的阴户。妈妈伸出温柔的小手,抓住我的阴茎,把我导入她的阴道。

我腰向前挺,阴茎一下子顺畅地没入妈妈的阴道。妈妈的阴道早就非常润滑了。我抽出阴茎的时候,看到整个阴茎沾满了妈妈的阴道分泌液。在床头台灯照射下,妈妈的爱液使整个阴茎闪闪发亮。

今天妈妈看来是彻底放松了自己,因此我也感到了难以言喻的舒畅和放松。

以前我跟妈妈性交的时候,妈妈总是显得紧张,可以看得出来她内心非常矛盾。她肯定有性要求,但是,道德感造成的不安,使她不断推阻我。但是,看到我渴望跟性交的样子,看到我因为多日不能跟她交媾而心灰气懒的样子,妈妈又非常为我担忧。

因此,妈妈对我推阻到一定程度,也就半推半就地让我跟她交合了。跟妈妈交媾,一直是用男上女下的体位,因为只有在这样的体位下,我才能争取到妈妈不太情愿的配合。

但是,不知道为什么,等到我插入妈妈的时候,我基本上就处于高潮状态了。可是妈妈对我的推阻,对我来说等于是相当刺激的前戏。真的,我明显地感觉到,妈妈的推阻,只是使我的性欲更强,使我更想得到妈妈。

我通常在妈妈的阴道中只要抽插几次就要射精了。即使我努力克制射精的冲动,停止在妈妈阴道中抽送阴茎,我也总是处于一触即发的状态。每当我停止不动的时候,妈妈就要亲吻我,使我无法再压抑射精的欲望。我只好用力推进,使劲把精液射进妈妈的阴道尽头。

从插入妈妈身体到射精,一般是一两分钟。我射精之后,便一下子感到性欲彻底释放了。尽管我努力在射精之后继续抚摸妈妈,亲吻妈妈,但妈妈显然是感到我在射精后欲望消失,抚摸和亲吻失去了先前火热的热情。妈妈这时候便推开我,起身收拾自己,擦拭开始从阴道中往外流的精液。

我知道我在妈妈身体中坚持的时间不够长,让妈妈感到失望。但我看过有关的科学文献,知道我不能算早泄。我在读书方面,可以说是很用功。不单为学校的功课读书,男女之事的书我也读得很多,因为这些书不用费很多的事就可以找到。

书上说,延长男女交媾的时间,让男女双方充份享受性快感,有很多的方法。随着彼此了解和默契的建立,每对男女可以选用自己喜欢的方法。

比如,性交的时候,可以让女方在感觉男方即将射精的时候,用么指和食指使劲捏住阴茎,强行阻止射精,把男方射精的欲望压抑下去,然后再让男方重新抽送阴茎。另外,男女双方也可以在感觉到射精在即的时候,停止动作,想别的事情,谈别的话题,使男方的高潮不在继续升高,甚至可以降低一些,从而推迟射精。

我把这些书也给妈妈看了。不知道妈妈是因为不好意思,还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,在我们交媾的时候,妈妈除了偶尔泄漏出快感的呻吟之外,总是不肯主动参与交合。

我可以看出妈妈的心理很矛盾。一方面女性的本能使她也渴望性交,而且要时间充份,精神放松,心情优裕。但是,另一方面,妈妈又碍于我们的母子关系和社会道德习俗,不愿意跟我性交。可是,看到我性饥渴的样子,妈妈又为我担忧,半推半就地让我跟她交合。我们交媾的时候,她总是不能放松,好像是希望尽早结束。

妈妈可能是怕我看出她喜欢性交,我会觉得她预设或鼓励我们的母子性关系。妈妈或许也确实觉得跟我性交是不得已而为之,因此无心跟我享受性。无论如何,妈妈的紧张,也不可避免地感染了我,造成了我的紧张,使我总是在插入一两分钟之间就射精,很少例外。

但是,今天的出游,不知道为什么使妈妈彻底放松下来。我双手抓住妈妈的两脚,把妈妈的脚放在我的胯骨两侧,前后运动腰部,看着光润的阴茎在妈妈的阴道口进进出出。

我就这样站着跟妈妈性交,可以把妈妈的阴道口和我的阴茎进出阴道的全过程看得清清楚楚。

妈妈闭着眼睛,任由我进进出出。可以看出妈妈是十分享受。

妈妈肥大的乳房,随着我进出的动作而不断动荡。每次抽送,我都可以看见龟头露出四分之三,只有龟头的尖端跟妈妈的阴道口保持接触。这时候我就挺腰,一会缓慢,一会迅疾地把整根阴茎顶入妈妈的膣内。

妈妈在我徐疾有致的抽插下开始轻微呻吟起来。

我跟妈妈说,“我喜欢听妈妈发出的呻吟声,听上去特别刺激。妈妈如果觉得特别舒服,就大声呻吟吧,别压抑,别不好意思。我喜欢听。”

妈妈睁开眼睛反问我说,“是吗?”

“我是喜欢听,”我说。“听到妈妈的呻吟,我就知道怎么弄妈妈,妈妈会感到舒服。”

妈妈又闭上了眼睛,呻吟声大起来。可以感到,妈妈的阴道更<滑了。

一开始的时候,我稍微抽送过量,阴茎就会从阴道中脱出。妈妈不动声色地伸手握住阴茎,对正阴道口,让我重新插入。

看来是妈妈的高潮来了,阴道口明显地张开了。或许是因为妈妈的阴道口张开的缘故,或许是妈妈的爱液大量流出的缘故,也可能是我已经习惯了这样跟妈妈性交的姿势,总之,妈妈大声呻吟之后,阴茎再脱出阴道的时候,我只要向前挺身,阴茎就能自然而然地插入阴道。妈妈的阴道口,好像成了一个漏斗的形状,能自动把阴茎导入阴道。

我于是故意加大抽插的幅度,每次都让龟头离开妈妈大约10公分的样子,然后快速插入,一插到底。这样插了没有几次,妈妈梦臆似地大声呻吟道,“啊,啊,真舒服。”

“是吗?”我觉得更刺激了。

“舒服,舒服,啊”妈妈呻吟着说。“你怎么弄的。你真会弄。好舒服。”

我站着跟妈妈性交,让妈妈大腿朝外躺在床上,臀部稍微伸出床边一点,我拿着妈妈的双脚,看着妈妈大腿张开,把阴户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。

这样跟妈妈性交,我觉得也十分舒服,十分刺激,但射精的冲动我一直能够控制的很好。只有在连续四五次大幅度抽插的时候,我才感觉到有射精的冲动上涌,但只要我稍微停止几秒钟,就可以让射精的冲动回落下去,但又保持我的高潮快感。跟妈妈一气性交了大约半个小时了,我还没有射精。其间,妈妈上来五六次高潮。我们从来没有性交过这么长时间。

妈妈不断地呻吟。呻吟停歇的时候,可以清楚的听到阴茎进出阴道的声音。是阴茎抽出时,润滑液充足的阴道壁发出的噗嗤噗嗤的声音。

看着妈妈的闭着眼睛、像是非常痛苦又非常舒适的表情,看着妈妈的来回晃荡的乳房,妈妈开口的阴道,听着妈妈在我每次插入时候发出的呻吟,我觉得妈妈好淫荡,好可爱。

妈妈突然像惊醒过来似地睁开眼睛问我,“你没射精吧?”

我告诉妈妈没射精,要妈妈放心。但妈妈不放心地追问,“你现在不会射精吧?”

我说不会。妈妈又叮嘱我说,“千万别射在里面。”

看妈妈跟我说话的样子,有些可怜巴巴的。我觉得妈妈跟我一下子平等了。我不再是妈妈的儿子,而是妈妈的性伴侣,是妈妈必须平等对待的伴侣。这种事情在我和妈妈之间是前所未有的。

先前我缠着妈妈,央求妈妈要跟她交媾的时候,妈妈大多时候是责备我(“你怎么整天想这些事?多想想别的事,干点别的事不好吗?”),偶尔不责备我的时候,妈妈就嘲笑我(“你的性欲真这么强烈吗?自己动手解决不好吗?你说跟妈妈性交,你舒服,妈妈可不舒服啊。你看不出来吗?”)。

现在妈妈已经完全没有那种居高临下的样子了。她不再把我当作孩子,一点也没有责备我嘲笑我的意思了。

“答应我,不在妈妈里面射,好吗?”

“妈妈放心吧,我不会射的,”我一面缓慢地在妈妈阴道中抽插,一面安慰妈妈。“有要射精的感觉的时候,我一定告诉妈妈,放心吧。”

妈妈又放心地闭上了眼睛,专心地享受起交媾的快感来了。

妈妈双腿蜷起,向两边分开,形成一个M。妈妈的双脚就M的两脚,分别搭在我的双手中。M字当中的V字尖端,就是妈妈<的性器。随着我不断进出妈妈的阴道,妈妈的膝盖,也就是M的两峰不断收拢、放开。

可以看出,妈妈是相当彻底地放开了。这时的妈妈,完全成了我的女人,是享受我提供的性快感的女人。我不再觉得妈妈是我的长辈,反倒像是我的后辈,需要我的照顾,我的抚慰。

一丝不挂的妈妈躺在我的眼前,妈妈的双脚搭在我的腰间。随着我的阴茎顶入妈妈的阴道,妈妈脂肪丰满的乳房和小腹不断晃荡,像是冻粉。无论从体位上说,还是从心理上说,居高临下的不再是妈妈,而是我了。想到这一点,我觉得心情无比激动。

我把妈妈的双脚搭在我的胯骨两边,腾出双手抚弄着妈妈的乳房,腰,大腿内侧和小腿,脚丫。

通过大量阅读性教育的书,我早就知道,女人的性感带遍布身体的各个部位。以前我也尽量抚摸妈妈,想刺激妈妈的性欲,但是妈妈总是躲闪我。今天妈妈不再躲闪,而是安心接受我的抚弄撩拨了。

我可以看出,我的抚弄和抽插,让妈妈感到非常舒服。看到妈妈舒服,也让我感到舒服极了。

我加大了抽插的幅度。每次我把阴茎顶入妈妈阴道,妈妈都随着阴茎的逐渐深入,发出轻微的呻吟。

“妈妈别不好意思,我喜欢听妈妈的声音,特别刺激,”我抚摸着妈妈的大腿内侧,再次鼓励妈妈彻底放松。

妈妈没有睁开眼睛,也没有回答我。但妈妈的呻吟由先前的压抑的断续闷喘,变成连续不断的类似哭泣的声音,听上去好刺激。

我把阴茎彻底抽出妈妈的阴道,然后再挺身冲刺,突入妈妈的身体中。我的龟头一接触到阴道口,妈妈就开始发出含混的“呜”声。随着我们交合的加深,妈妈发出的“呜”声,转变为明显的“啊”声,而且声音越来越大,直到我的阴茎顶到妈妈阴道的尽头,妈妈的声音才停下来。

我缓慢推进,妈妈的呜啊声也缓慢,“呜”声相对绵长,“啊”声相对短促。我快速推进,妈妈的“呜”声就短促多了,有时候基本上听不到,全是响亮的“啊”声了。

我时快时慢地来回抽插,享受着妈妈丰满的肉体,享受着妈妈时而缓慢、时而急促的呻吟声。阴茎进出妈妈、跟妈妈的阴道发出的噗嗤噗嗤的声音,为妈妈的呻吟提供了绝妙的伴奏。

站着跟妈妈性交,可以把阴茎在妈妈的阴道进出的情景看得一清二楚。妈妈的阴户阴毛浓密,大阴唇阴毛不太浓密,但好像特别粗长。

妈妈的阴道口两边,两片粉红色的小阴唇非常明显。妈妈的小阴唇在女人当中应当算是比较小的,不像很多色情图片中的女子那样是明显的两片,像是半块厚云吞皮。

妈妈的阴道口有交错折叠的阴道壁阻挡着,发白的阴道分泌物,大致显示了阴道口的所在,但实际上看不到阴道的开口。只有阴茎插入的时候,才能确实地感到阴道。

我让妈妈把双脚左右抵住我贴床边立着的大腿上,一只手扒开妈妈阴蒂上的包皮,一只手轻轻地在阴蒂上滑动。

“啊,啊,”妈妈叫起来。“你动什么了?动得我好舒服。”

我没有回答妈妈,继续刺激妈妈的阴蒂。

我常看到一些色情图片,有些女子的阴蒂特别大,有的勃起时象小么指指肚。但妈妈的阴蒂非常小。妈妈在我的反复央求下,多次让我仔细看了她的性器,所以我早就知道。

扒开妈妈阴蒂的包皮,可以看到妈妈的阴蒂比大米粒大不了多少。

平时,我跟妈妈用男上女下的体位性交的时候,我也一直努力试图通过阴蒂来刺激妈妈。但是,我没动几次,妈妈就要把握的手拉开,好像是不愿意让我刺激她的阴蒂。大概是刺激的角度不对,妈妈觉得不舒服。

今天站着跟妈妈性交,使我头一次得以在直视妈妈性器的同时,刺激妈妈的阴蒂。显然,今天的刺激效果非常好。

“啊,啊,”妈妈不断地叫唤。“真刺激。你动我哪儿了?”

“我在刺激妈妈的阴蒂。妈妈舒服吗?”

“噢,舒服极了。”妈妈睁开眼睛,欠起上身,看我如何刺激她的阴蒂。

“为什么动这里,就这么舒服?”妈妈边看边问,样子好天真可爱。

“因为这里神经特别集中,所以妈妈会特别敏感,”我告诉妈妈说。

“这些事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我读书用功啊,”我笑着说。“讲这些事的书我,也都给妈妈看过。妈妈不是不肯看吗?”

妈妈重新躺在枕头上。听到我说这些,妈妈明显有些不好意思了,没再继续问。

我跟妈妈连续交媾了一个多小时了,我还没有射精。妈妈至少来了七八次高潮。我自己则基本上始终处于射精前的高原期。只要我愿意,可以在一分钟之内射精。但站立的位置,使我能够得心应手地控制妈妈,也能控制我自己。

我把阴茎插在妈妈的阴道中,稍微下蹲,使阴茎上倾,刺激妈妈阴道的前壁。然后,我脚尖稍微翘起,再用手下按阴茎,刺激阴道的后壁。在我的前后刺激下,妈妈发出剧烈的呻吟声。

我再稍微左右摇摆腰部,刺激妈妈阴道的左右壁。

左右前后的刺激,再次把妈妈推上连续的高潮。

高潮稍微平息的时候,妈妈睁开眼睛,张开双臂对我说,“妈妈想亲你。”

我俯下身来,跟妈妈亲吻,阴茎依然插在妈妈的阴道中。

妈妈搂抱住我不断亲吻,不肯放开我。

妈妈跟我的舌头交缠,相抵,追逐,深入对方的口腔中探索。

妈妈对我的口舌挑逗,把我的射精欲望催动起来。我想推开妈妈。妈妈不肯放开我。

我感觉到就要射精了。我跟妈妈说:“妈妈,这样太刺激,我怕会射精的。”

妈妈立刻放开了我。

我从妈妈阴道中抽出阴茎,让射精的冲动落下来一些,然后再插入妈妈的阴道。

我一边抽插,一边抚弄妈妈的乳房。

妈妈的阴道明显地不如刚才滑润了。来回抽插时,妈妈阴道壁摩擦阴茎的感觉非常明显。我觉得很刺激,舒服。

我抽插了大约两分钟,妈妈说,“现在不滑了,有点疼。出来吧。我来用手动你,让你射精,好吗?”

这妈妈头一次主动提出刺激我射精。我当然非常高兴。

我跟妈妈不断地交媾,前后大约有两个多小时了。妈妈大概是有些累了,但她显然很快活,也想让我快活。妈妈知道,我只有射精之后,性欲才会彻底平息下来。

妈妈从床上下来,安置我上床躺下。妈妈给我调整好枕头的位置,让我躺得舒舒服服。然后,妈妈头侧躺在我的胸脯上,一只胳膊撑着她自己的上身,一只手上下撸我阴茎的包皮。

我长时间处在射精前的高原期,一直没有射精。等到妈妈在床上把我摆弄好、然后躺在我的胸脯上、开始给我手淫的时候,我的阴茎已经半软缩下来。

但妈妈的手技非常好。妈妈用大么指和小指、无名指握住我的阴茎上下撸动,同时用食指和中指不断来回摩擦龟头和尿道口。在妈妈的巧妙的刺激下,阴茎又很快重振雄风了。

通常妈妈给我手淫,我几分钟就会射精。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,射精的欲望没有象通常那样很快窜升起来。

我抬起头来,看妈妈头枕着我的胸脯,眼紧盯着我的阴茎。我感到非常刺激。

妈妈知道,我特别喜欢让妈妈看着我射精。往常我让妈妈为我手淫,让妈妈看我射精,妈妈总是不大肯看。大部份时候为了应付我,在我反复要求下,妈妈会看几眼,但很快就把视线转移到别处。

今天妈妈显然是为了让我高兴,一直是注视着我的阴茎给我手淫。

妈妈耐心地上下刺激着我。我开始感觉到射精的欲望逐渐涌起。

“滑了,”妈妈说。一面说,一面继续上下撸动刺激我的阴茎,食指和中指用力地摩擦龟头。

妈妈说我滑了,是指在妈妈的持续刺激下,阴茎润滑液源源不绝地流出来。妈妈的食指来回抚弄龟头和尿道口,让我感到特别刺激。

在龟头润滑液的润滑下,我只是感到妈妈的食指和中指让我非常舒服地在龟头上滑动。我可以感到来自妈妈手指明显的压力,是非常特别的。

再持续的滑动射精的冲动涌上来了。我跟妈妈说,“要射精了。”

妈妈说,“我知道你要射了。”妈妈经常为我手淫,早就会根据我的阴茎润滑液和龟头的颜色来判断我是否要射精了。“妈妈,我不想现在射,”我央求妈妈说。

妈妈回过头来,温柔地对我轻轻说,“现在别射,妈妈让你多舒服一会。”

妈妈对我的微细感觉相当了解。妈妈知道,现在这种要射不射的感觉让我觉得最舒服。

妈妈松开了手,俯身跟我亲了一会嘴。

“妈妈再动我,”我说。“别让我的射精感觉下去得太多。”

妈妈跟我亲吻了不到一分钟的样子,我的阴茎就软缩了一半多。

妈妈的妙手很快就重新把阴茎调理得生气虎虎,让它刚硬挺直起来。

重新挺直的阴茎包皮上,覆盖着一层鳞屑样的东西。

是刚才我跟妈妈交媾时,妈妈沾在我阴茎上的阴道分泌物干燥了,结成了薄壳。妈妈的手来回动,加上阴茎的时涨时缩,使结壳的阴道分泌物揭起来了。

“又滑起来了,”妈妈轻轻地说。

我也感到射精的欲望开始升起。我这次想射出来了,不想再把射精的欲望压回去了。

但是,我还是不想立即射精。我左手抱住妈妈的后背,右手抓住妈妈的一只大乳房。

“妈妈,别让我立刻射精,”我说。“我要妈妈慢慢让我射精,让我尽量达到最高的高潮。”

妈妈又对我像哄小孩那样说话了:“行呀,妈妈让你达到最高的高潮,好不好?”

“妈妈,你现在要听我的,”我说。

“你要妈妈怎么样,妈妈就怎么样,”妈妈这次的语气是认真的。“你要妈妈怎样呢?”

“我这样抚摸妈妈的乳房。我抚摸的幅度大,妈妈动我的幅度就大些。我的幅度小些,妈妈的幅度就小些。我停止不动,妈妈也千万不要动。”

我对妈妈说着,妈妈嗯嗯答应着。

妈妈用双腿,仅仅夹住了我的左腿。我把右腿尽量向外撇开。

刚才是我全部控制了妈妈,现在是妈妈全部控制了我了。妈妈双腿的挟持着我,妈妈的手把握着我,妈妈的头压着我。但我反而觉得无比地自由,觉得自己像是失去了重量,在空气中飘荡。

我继续跟妈妈说,“我停止不动的时候,妈妈多动一下,我帕精液就会射出来。妈妈要是动得不够,射精的冲动就会降低太多。我要妈妈让我尽量接近射精的临界点,但又不能过。”

接着,我跟妈妈调试了我们之间的反馈默契动作。

妈妈非常理解我,努力照着我说的去做。我通过抚摸妈妈的乳房来调节妈妈对我的刺激,但妈妈毕竟不是我本人,她动作起来总是有些稍微的过量或不及。我停止动作了,她总是慢半拍才能停下来。

但是,对妈妈这些不完全符合我意图的微妙动作,我不但不感到有什么不舒服,反而觉得格外刺激。有时候妈妈明显地动作过量,要把我推过射精的临界点的时候,我就出声大叫,妈妈就立刻停下来。静止几秒钟之后,妈妈再小心翼翼地开始刺激我。

随着最后高潮的临近,我大叫得越来越频繁了。

“要射了吗?”妈妈问。

“妈妈怎么知道?”

“你这里都发紫了,而且很滑,”妈妈说。她说的是我阴茎龟头。

在感觉到精液冲出来的时候,我抓住妈妈的乳房,不再出声。

妈妈显然不知道我的射精过程开始了,继续抚弄阴茎。

精液喷射出来。先头的几团精液飞射到妈妈的肩膀上,大部份溅落到我的胸膛和肚子上。

肩头给精液射中的时候,妈妈“啊呀”惊叫了一声。接着,妈妈继续撸我的阴茎,把我最后的几滴精液挤到我的小腹上。